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拍賣快訊 >> 瀏覽文章

2015年藝術品拍賣:更精巧更多元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28日 【字體:

  “這一年是深度調整的一年,在困難的整體經濟背景下,藝術品拍賣行業的信心遇到挑戰。不僅是拍品結構,整個行業結構也遇到了困難,已經到了不得不努 力尋求轉變的境地。”中國嘉德拍賣公司總裁助理、中國書畫部總經理郭彤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這樣講述自己對2015年拍賣行業總體趨勢的看法。

  每年的拍賣都有幾個高價紀錄出現,今年依然不例外。但從成交量、人氣以及交投活躍度而言,眼下的情況依舊難言樂觀。至今已歷4年的調整中,人們對藝 術品的認知逐漸發生變化,拍賣行業內部也發生了深刻的變革。2015年,大部分內地拍賣場都比去年更為冷清,縮減拍品數量是普遍采用的策略,成交量普遍下 滑已是不爭的事實,一些小型拍賣公司已經停止拍賣或倒閉。但另一方面,一些小而精、注重學術梳理的專場依舊得到了極高的關注度,知名拍賣公司的傳統強項也 依舊能夠得到市場認可,人氣呈現兩極分化。從藏家的需求偏好看,“西方近現代繪畫”、“紅色經典”以及年輕當代藝術家作品成為今年的市場熱點。

  如今,秋拍尚未終結,郭彤已經在上海開始新一輪征集,談及對來年的展望,她說:“這么多年以來,各個門類、年代、地方畫派,都是各領風騷三五年。目 前來說,個人趣味和學術風雅是一個新的取向,我個人感覺這個取向也會是下個年度的亮點。”她的這一觀點與西泠印社拍賣公司總經理陸鏡清不謀而合,“人們對 藝術的認知正逐漸成熟,不再追求大名頭,而是就藝術內容出發,尋找能夠融入生活的、符合自己審美觀的藝術品。”在他看來,近年人們對豐子愷、馬一浮、弘一 法師、鄭孝胥等人的作品的重新評估,正體現了認知上的變化。

  更精巧的專場

  今年,當代藝術作品市場的蓬勃向上似乎僅體現在一級市場上,二級市場的情況卻不樂觀。張曉剛、曾梵志等較早進入拍賣市場的藝術家,在今年的香港秋拍 中表現依舊平淡,而年輕的“70后”藝術家們的作品,除個別在蘇富比春拍上大出風頭之外,總體成交情況也不如去年。部分拍賣會上當代藝術拍品人氣遠遜于傳 統的中國近現代書畫。

  然而,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有一些在學術上精耕細作的專場贏得了市場的認可。上海佳士得秋拍推出的“+86 First Open” 首次將“中國年輕藝術家”作為整體概念向國際市場推出,其中一些藝術家是第一次進入二級市場,絕大部分作品也是首次拍賣。拍賣之前,拍賣公司搜集了大量一 手資料,為作品和藝術家做了頗具學術性的闡釋與梳理。拍賣之前,這一專場已經贏得了各方高度關注。最后的市場反應也算上佳:成交額1384.3萬元人民 幣,成交率達到97%,僅有1件作品流拍。

  “拍賣公司自身的調整與市場整體趨勢是相匹配的,與學術研究也是相輔相成的。哪個公司覺悟得早一些,就會起到引領的作用,在市場的影響力就會深遠一 些。”郭彤說。今年秋拍,嘉德為“中國20世紀及當代藝術”設置夜場,并策劃了“85新潮美術三十年紀念專場”以及“沙耆比利時時期藝術專場”。“85新 潮美術三十年紀念專場”是對中國當代藝術發展30年的回顧與總結,并推出一批被低估的當代藝術家作品。此類注重學術梳理的專場都在拍賣前贏得了業內關注。 最終,當代藝術夜場成交額達1.58億元,上拍的24件作品僅有1件流拍;而“’85新潮美術三十年紀念專場”以及“沙耆專場”則都以100%的成交額成 交。

  經過2011年之前的狂飆突進,如今處于調整期的中國拍賣市場逐漸沉淀,藏家和從業人員對藝術品有了更深層次的把握,市場分割越來越細、專場設置向 精巧化發展、人文內涵深厚的作品愈加受到追捧。同時,拍賣公司也開始挖掘之前被忽視的藝術品類,比如竹編、印石、月份牌、影像、手札等等。總體而言,拍賣 市場的品類增多,但每一場的上拍數量卻在縮減。當賣家惜售、市場人氣不足時,更為精細和多元的拍賣方式才能贏得市場。

  紅色經典

  人們或許尚未忘記幾年前張大千與齊白石等民國大師作品的拍場神話。2011年,中國藝術品市場成交額位列世界第一,張大千也在這一年成為世界上“身 價”最高的藝術家之一。現在,新一輪的財富神話在紅色經典繪畫領域發酵。今年的嘉德春拍,李可染描繪革命圣地山水的《井岡山》以1.265億元成交。秋拍 中,他的《萬山紅遍》又經過幾輪激烈競價,以1.84億元成交。保利的秋拍中,李可染創作于1965年的《昆侖雪山圖》以7015萬成交,他的《延安頌》 則以約1500萬元的價格成交。

  李可染作品在二級市場上素來受追捧,價格基礎較為扎實,今年逆勢環境下的幾次高價成交使其更為顯眼。早在1986年,李可染的《暮韻圖》便在佳士得 拍賣,當時的價格是12萬;2012年6月在北京保利春拍“中國近現代書畫”夜場上,李可染的另一幅《萬山紅遍》(李可染一生創作了7幅《萬山紅遍》)以 2.55億的價格落槌,至今依然是畫家作品的最高紀錄。

  近來,市場對李可染等畫家作品的強大消化能力可能得益于人們對“紅色經典”的再認識。龍美術館館長王薇早數年前開始關注這一時期的繪畫作品,集中收 藏了一批紅色經典繪畫。嘉德拍賣董事總裁胡妍妍曾在紅色繪畫大展《河山色染——繪出新中國》的開幕式上說,“對于觀者而言,這不僅是視覺感官體驗,而是在 1949至1979年間,一代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和心路歷程。不能簡單地把這個時期的美術作品歸結成紅色題材或者政治主題,從作品中可以看出,在特殊歷史背 景下、在交織的矛盾之中,藝術家的虔誠和認真,以及激發出來的不同尋常的創作能量和智慧。”

  西方近現代藝術

  “我們已經代買家訂了600多間房間了。”在西泠印社拍賣預展開始之前的兩天,陸鏡清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說。他告訴記者,11年來,這樣熱鬧的情 景尚是首次。“市場的起伏在我看來依然是在合理的區間。”對于目前的市場環境,陸鏡清在采訪中不止一次表達了他的樂觀,在他看來,藝術品市場更多的是滿足 人的精神需求,當經濟蕭條時,藝術品市場并不一定隨之向下。

  或許正是基于對基本面的樂觀,西泠印社于即將開始的秋拍中推出“近現代西方大師作品專場”,其中包括莫奈、雷諾阿、柯羅、高更、莫蘭迪、安迪·沃霍爾等十余位大師作品。這在中國內地尚屬首次。

  自2013年開始,萬達集團、王中軍、劉益謙先后于海外購買西方近現代名家油畫。今年,劉益謙以10.8億元自佳士得購下莫迪利阿尼名作《裸女》, 讓西方近現代藝術成為熱門話題。作為拍場常客,陸鏡清幾乎目睹了西方近現代油畫在國內從無法企及到如今成為一些中國藏家購藏的熱點。“10多年前,我曾在 佳士得、蘇富比拍場,當時關注西方近現代油畫的中國買家寥寥可數。”

  陸鏡清籌劃將西方油畫引入中國拍賣已有4年時間,在他看來,西方油畫是最適宜于引入國內拍賣市場的門類。“改革開放前后的美術教育都曾以西方大師的 畫作作為范本。很多大師之作在人們心中都是天上星辰,可望而不可即。”據介紹,此次上拍的15件作品征集自國內外藏家,總估價為5000萬~6000萬 元。今后,這一專場或將持續進行。

  “不能說有幾位買家買了大金額的作品就意味著市場的成熟。目前,國內關注這一門類的藏家依舊是極少數。我相信,將來還有很多可以開拓的空間。”陸鏡清說。

點擊瀏覽下一頁

仇曉飛作于2009年的《肢僵硬》  以160萬在上海佳士得落槌

點擊瀏覽下一頁

李可染 《井岡山》 以1.265億元成交

  鏈接

  中國當代藝術30年,市場的積極力量

  如果把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源頭定位在“八五新潮”美術運動,2015年正好是三十周年。在這個過程中,藝術家們站在整個社會體系最前沿,先是補西方的現代主義課,繼而發展出中國特色的玩世現實主義、政治波普。

  延續前幾年的勢頭與線索,更多年輕藝術家著眼于非功利的創作領域,也有更多獨立藝術空間、非營利藝術機構甚至基金會關注比較難以變現的藝術項目。此 外,各類當代藝術展會以更加專業和國際化的運作模式在中國本土扎下根來,而香港則再一次利用其對接國際的優勢,積極扮演著溝通內地和西方畫廊、藏家的橋梁 角色。

  至于在過去幾年的熱潮里新建起來的美術館或藝術機構,也以活躍的展覽及活動項目證明了它們并非只是空盒子;與之相對應的“老資格”畫廊或藝術空間, 則更加充分地發揮其資源優勢與運作能力,邀請了藝術史上重量級藝術家來到國內做個人展覽,如攝影師彼得·威金、英國藝術家大衛·霍克尼、德國藝術家呂佩爾 茨、南非藝術家威廉·肯特里奇,以及日本藝術家小野洋子。

  與此同時,面向大眾的商業藝術展也形成了相對完整的運作模式,加上耕耘多年的藝術節、雙年展,整個城市都被調動到藝術氛圍之中,幾乎也都不再是什么難事。

  前兩年顯得“扎堆”的藝術博覽會,經過兩三年的運作與調整,逐漸站穩了腳跟,各自找到其對應的定位和市場。3月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依靠香港全球第 三大藝術品市場的底蘊和巴塞爾藝術展強大的國際藏家網絡,在大中華區的藝博會中最為引人注目,而中國內地藏家也是其重要的目標群體。

  9月份的上海憑借三大藝術展成為全國藝術焦點,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上海藝術影像展、藝術都市主題盛會各自調整了開放時間,首尾相連且同時有三日完全重疊。這樣的時間安排不但沒有造成展會扎堆容易導致的“買家撞車”場面,反而起到了互相推動與造勢的良好效果。

  其中,由世界攝影組織(WPO)主辦的第二屆上海藝術影像展,三天內吸引了超過2.6萬名觀眾。而背靠西岸文化藝術示范區的2015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充分利用了其周邊環境優勢,六天里共吸引共計近3萬人次。

  圍繞當代藝術市場來推動當代藝術生態的發展,也是頗有上海特色的藝術路徑。

分享到:
Tags:劉尚勇,拍賣,榮寶齋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