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人物 >> 國畫 >> 瀏覽文章

徐悲鴻與他的法國老師們

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藝術報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30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坐落在塞納河畔,與盧浮宮相視而立,老照片呈現的是一座匯集藝術與美的殿堂,當然,引人注目的還有一旁那張青澀英俊的面容。1919年起,年輕的徐悲鴻進入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學院之一——巴黎高等美術學院留學,他在法國尋找發展自身繪畫藝術的方法,也探索如何使中國美術走向現代,進而使整個中國社會走向現代化。

  5月8日至8月3日,在中華世紀壇世界藝術館展出的“大師與大師——徐悲鴻與法國學院大家作品聯展” ,徐悲鴻及法國學院大家們的123件繪畫作品,向選擇了法國的中國現代美術先驅致敬;穿插于畫作中的一張張老照片,更是勾起了過往的記憶。“這場對徐悲鴻的紀念,在中國與法國之間展開,也讓我們重溫他所熱愛過的地方、熱愛過的人們。 ”展覽開幕當天,身為策展人的徐悲鴻之子徐慶平頗為感慨。

  19世紀以來,法國藝術大師大衛和安格爾訂立了法國學院繪畫的規則:素描重于色彩,歷史題材繪畫凌駕于一切其他類別。巴黎高等美術學院是鎮守傳統的“堡壘”。20世紀初,一批中國有識之士遠渡赴法,希冀將一種傳統引向另一種傳統,從法國傳到中國。

  19歲的徐悲鴻已經懷負了去法國追夢的念想,但1914年一戰爆發,直到歐陸戰事結束以后,他方才來到巴黎。在巴黎,徐悲鴻通過了極為嚴格的入學考試,成為巴黎高等美術學院中的一員,能夠駕馭從素描到油畫的所有技法。發表《中國畫改良論》,提出近代國畫的洗舊革新,又以數年之勤功精研西方美術傳統與現狀,耕耘著未來的徐悲鴻,將求知的目光投向了過去,投向“大藝術” 。
掃一掃即加入《藝術鏡報》的微信平臺,分享更多精彩藝界動態。

  展覽強烈反映出徐悲鴻早年對于中西繪畫的專注研究與創新思考。取材于《史記》的《田橫五百士》,是徐悲鴻于1928年至1930年花費3年時間完成的巨幅作品,表現了田橫與五百壯士離別時的場景,悲壯氣概撼人心魄。在這幅作品中,徐悲鴻運用歐洲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等多種手法來表現中國傳統歷史題材,具有開創性的意義。

  徐悲鴻的另一件代表作《愚公移山》,創作于抗日戰爭最艱難的1940年。此時的徐悲鴻身在印度,他花了3個月繪制完成了這幅巨作,畫面中的人物形象借用了不少印度男模特,而直接用裸體人物進行中國畫創作,也是徐悲鴻的首創。同時,徐悲鴻突破傳統繪畫格局,把眾多劇烈運動中的人體引入中國畫。正是這種中西兩大傳統技法融會貫通成一體的突破,在橫長的構圖中,挖山者左右橫向排列,頂天立地,赤裸著身軀,高舉鐵耙,挖掘不止。畫家堅信中華民族以愚公移山之精神,終將取得戰爭的勝利。

  “徐悲鴻先生的藝術成功得益于這所世界著名的美術學院。他在離開法國以后,把他在那里學到的東西和自己民族的東西融為一體,也就是他所說的‘可采者融之’。”徐慶平表示,巴黎,彼時的世界藝術的中心,藝術達到了文藝復興以后的又一個高峰,巴黎高等美術學院在那個時候也成為了全世界最德高望重、吸引求學者最多的藝術殿堂。“不只是中國的藝術家,全世界的藝術家都奔向巴黎。而這批留法中國藝術家在法國探索藝術之路的經歷,也正是中國美術走向現代這個探索過程的真實寫照。”他進一步解釋道。

  徐悲鴻當時對法國美術教育體系和法國學院派藝術的信任和欣賞不言而喻。他求教于多位大師,從他們那里,獲得了美術工作及其歷史的訓導。此次是首度將徐悲鴻及法國學院大家的作品同期展出,將中國現代繪畫大師的作品與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法國藝術做對照性結合,其中也包括徐悲鴻的4位法國老師弗朗索瓦·弗拉孟、帕斯卡·達仰-布弗萊、費爾南德·柯羅蒙、保羅·阿爾伯特·貝納爾的重要代表作品。

  《黑帽女人的肖像》是保羅·阿爾伯特·貝納爾大約于1930年創作的。這幅畫應該是1933年在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舉辦中國藝術展期間,他在家中招待徐悲鴻時贈予的禮物。在保羅·阿爾伯特·貝納爾生命的最后幾年里,習慣用偏暗的色調作畫,畫面上的人物戴著一頂黑色帽子。觀眾的所有注意力會集中在黑色映襯下的蒼白的臉龐和手上,但嘴部尤為突出的紅色筆觸卻讓整幅畫變得鮮亮起來。

  帕斯卡·達仰-布弗萊也是徐悲鴻在法留學期間的老師之一。展覽中的一幅人體畫,見證了美院男性裸體繪畫的演變。大多數學院派認為,人體是一個微觀的宇宙,藝術家應該在其中看到和理解整個世界。

  “很多很好的法國藝術家的作品都來過中國,但是巴黎高等美術學院的一些大畫家的作品始終沒有來華展出。特別是我父親是這所學院的學生,得到過他們那么多的教誨,把他和他老師的作品放在一起,或者他特別杰出的同學的作品放在一起,我們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中國藝術和西方藝術真正在精神層面、在技巧層面上的相同點和不同點,也可以看出中國畫家和中國藝術的一些特點,以及中國藝術家是如何去探索這條道路的。”徐慶平說:“因此,在挑選作品時我有一個很重要的考慮,就是想要通過這個展覽讓大家看到,中國和西方藝術有哪些特別顯著的異同之處?中國畫家應去向西方學什么?學成歸來以后怎樣用在發展自己的藝術上面?這次展覽是向選擇了法國的中國現代美術先驅者的一場致敬。 ”

點擊瀏覽下一頁
掃一掃即加入《藝術鏡報》的微信平臺,分享更多精彩藝界動態。

分享到:
Tags:徐悲鴻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