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人物 >> 國畫 >> 瀏覽文章

一簾幽夢——周建祥作品印象

作者:李健鋒 來源:靜雅藝術網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4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周建祥,安徽合肥人。1999年研修于中央美院國畫系,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省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省書畫研究會花鳥分會副會長。

  中國畫家周建祥傾心于唯美主義理想的敘述與呈示,以其靈動的彩筆,描摹涂染,氤氳幻化,構筑起一個情韻悠悠、朦朧迷離的藝術世界。這是安徽畫壇又一片扎根現實生活之中超脫塵俗喧囂之外的精神凈土。

    周建祥習畫是從傳統工筆重彩入手的。他的為人性情平和溫婉,內秀而外清,喜讀唐詩宋詞、明人小品,具有雅致的生活趣味和謙謙君子風度。這也似乎形成了他在審美取向上與傳統文化天然的親和力。他曾長期癡迷專注于宋元花鳥畫的臨摹研習,掌握了扎實的傳統工筆技法。他純然以傳統面貌出現的工筆花鳥,以線描為主,濃淡墨彩烘染為輔,在枝干的穿插呼應、花葉的反轉屈伸以及鳥蟲神態細微變化的把握上,筆力勁健利落,色彩都麗細微,技法嫻熟、體物精工。但是古人觀照自然的精微、表現技法的高超,不過是傳統的既定遺產。作為一個成熟的有著明顯創作目標的中國畫家,周建祥鐘情于傳統,更關心傳統的藝術情愫如何在當下創作中得到延續、貫注和新的轉換與獨特表現。他屬名以《花非花》、《徽·煌》、《徽·風》《瓶·花》、《二十九朵菊》、《盛菊》、《馨》、《薰》的寫意瓶花系列,題材依舊,但是其體裁和風格則轉換為鮮明的現代語匯,可又不失東方情境,令人在文化體驗和審美感知上同時受到觸動,表現出畫家的匠心獨運。他一方面借鑒平面構成法則,強化肌理制作的嘗試,強調空間或光影的再現;另一方面,則驅遣著筆性墨(彩)情,以詩人般的情懷去融解畫筆下的物象,其磊磊落落的構圖和迤邐閑散的造型樣式,于“寫實”之中透出“寫意”的風調,以一種迷離不定的意象表征著敏感而飄忽的情緒狀態,充溢著純凈而幽微的生命氣息。

點擊瀏覽下一頁

    周建祥中國畫藝術之花鳥系列,展示的是具有濃郁東方色彩的樣式與韻致;他的人物畫的都市女性系列則表現出濃郁的現代風情與格調。

    周建祥的工筆人物師法王仁華畫師,具有獨特的造型能力。和他老師一樣,周建祥擅長刻畫古典仕女的美麗與哀愁。在他的筆下,花影簇簇,茶香裊裊,一張紅木的古椅,一只幽藍的春瓶,一爿殘破的青花,一把輕悄的團扇,在細繪精染的背景中,儀態嫻雅的女子似乎在模糊的鏡像中瞥見了自身真切的倩影。當窗理云鬢,對鏡貼花黃,和自己的心情在一起,深切地體會和獨享心靈微微律動中的愉悅,連空氣中都溢滿勾魂的誘惑。但是作為七零后的年輕畫家,周建祥的作品中已經沒有了乃師畫作異乎尋常的憂郁、冷俏、含蓄的凄艷之美。他筆下的人物,隨心、率性、恬靜,雖然素面朝天,卻也依然風姿卓越,生動多情。周建祥尤其將自己的審美視角投向了現代都市女性,通過現實生活狀態向古典藝術表現的交織和漂移,陳述她們在青春、成長的日常經驗中隨機而至的感覺、意緒、趣味和意念。他的《拾秋》、《暉》、《春朝憑欄圖》、《心曲》、《一枝帶露立風斜》、《殘紅手自拈》人物系列中梳理與織勾的女性形象,一個個身材窈窕,容顏嬌好,瀟灑閑舒,時尚而古典。她們時而凝注,時而遐思,時而神傷,時而矜持;她們豐盈、欣悅、無羈,有點迷惘,有點頹唐,有點自戀,也有一點雍容大方……畫家通過豐富的想象力,游刃有余地整合、塑造與生成鮮活的審美意象,以個性化的私密敘述,穿越視覺甬道,撫摩生命的內核,表達感性訴求和夢幻憧憬。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在具體的圖式表現中,周建祥似乎有意識地探索畫面的多重并置格式,從而溝通古典與現代的審美意涵。古裝仕女的現代表情,與工筆人物相映的大幅山水屏風,寫意瓶花中優美的女體,裸體女身旁宋元風調的鵝,以及現代構成風格中題寫的婉約詞……通過畫家智慧的解構、重組與挪用,滋生出的一種特殊的藝術樣式和文化意味。

    “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周建祥的幽夢,不是自閉的心靈巷道中的一聲哀嘆,不是紅唇明艷、眼神顧盼的魅惑性感,不是頹廢中的盛開,不是最嬌滴精怪的稚氣和無端。“一春夢雨常飄瓦,盡日靈風不滿旗”,欣賞周建祥的作品,常常使人想起李商隱的詩,想起那迷蒙恍惚、如夢似幻高潔寂寥的圣女,想起以飄渺之景、朦朧之情所融合而成的東方審美至境。 (文/李健鋒/2010年4月8日于三好堂)


    掃一掃即加入《藝術鏡報》的微信平臺,分享更多精彩藝界動態。

點擊瀏覽下一頁

分享到:
Tags:周建祥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