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人物 >> 國畫 >> 瀏覽文章

周建祥:山野的風·黃梅戲藝術大師嚴鳳英

作者:佚名 來源:靜雅藝術網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8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周建祥   

   周建祥,安徽合肥人。1999年研修于中央美院國畫系,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省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省書畫研究會花鳥分會副會長。

    創作背景
  
    喜歡嚴鳳英那略帶沙啞且甜潤的似山野之風的黃梅戲唱腔,只恨此生無緣親睹一代大師的風采。這次省文化廳主辦的安徽省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我毫不猶豫的選擇這個主題。通過繪畫作品展現這位受人愛戴的藝術大師的美好形象,抒發我對嚴鳳英的追思和敬愛之情!在創作期間,有幸結識了王小英先生(嚴鳳英之子),給我在創作上提供了大量珍貴且有價值的資料。我反復思考,如何用畫筆來表現這位人們熟知﹑受人尊重的藝術大師呢?我先后起草的小稿就不下十余幅。我繪制的主題叫《山野的風》,并不是畫上山、畫上風的感覺就了事的,要深刻了解其命題的真正含義。我覺得主要還是詮釋嚴鳳英的黃梅戲唱腔具有濃濃的山野氣息,清新﹑淡雅﹑不施脂粉﹑落落大方,帶有絲絲野性的粗獷美。當時我國著名作曲家賀綠汀等一批有識之士,看了嚴鳳英的表演后,盛贊黃梅戲有醉人的“泥土芬芳”,像一首優美的牧歌,是農民對青春生活的歌唱,這決不因為它簡樸而喪失它在文學、藝術上的價值。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黃梅戲大師嚴鳳英(一)

    畫面吸取西方現代畫派的方法,打破自然時空,根據作品主題的需要進行提煉并重組、疊印,把人物、城墻、黃山或長江組成一個新的情節空間。安慶城墻磚在畫面中占據主要背景,城磚顯示出歷史的厚重和歲月的永恒。大塊的深色調在視覺上給人以壓抑感,而嚴鳳英的形象明快而清新,她輕歌曼舞,飄逸靈動,這種明暗對比和動靜結合不僅使作品人物突出,主題彰顯,而且整個畫面得到了平衡。嚴鳳英各個時期的照片疊印在黑壓壓的城磚上,象征她沉重坎坷的一生。著名書畫家賴少其先生曾為其含淚寫下“落花曲”詞句:“江淮尋芳忍顧,香魂一縷,借問知何處,軒館吳娃柔聲訴,祭起落花曲,淚飛應無數,自是奇葩花難護,十年埋艷骨,魂飄無處,香如故”。我深深為之嘆息,并畫上片片散落的花瓣來隱喻她不幸的命運,同時也想表現她猶如仙女散花,漫天遍野,燦若繁星。在背景創作中采用沖墨、洗磨、分染、平涂等手法,反復繪制成既有深沉、厚重的歷史滄桑感,又有細致入微、輕松委婉的工筆畫特質,充分發揮了工筆畫在表現力上的豐富性和可塑性。

    此幅作品殘缺的豐碑似的構圖形式,一方面說明她所占據的藝術高度是難以逾越的里程碑似的巔峰;另一方面是和畫面中殘破的文字拓片一樣,隱喻出她那悲苦的人生經歷和短暫的生命歷程。正如我在這幅畫的拓片部分所題:“茶歌飄四方,飄在人心上。你是山野吹來的風,帶著泥土香。彩裙翩翩舞,鳳鳴聲聲亮,你是山野吹來的風,清新又芬芳,黃梅好聽鄉音甜,天上人間你還在深情地唱……”

    創作感想

    嚴鳳英是戲曲演員,從畫面表現上來看,畫身段不為是最能體現這一身份角色的特征手法之一。一個“丁”字步,一個蘭花指其實就是一個戲曲表演者最具有招牌的表現身段,這個動作是從一張嚴鳳英授徒時的一個場景照片中改編過來的。原來照片上的嚴鳳英相略顯老氣,衣著也過于隨意,顯示不出我想要表現的那種最好﹑最美的形象來,也烘托不出感人的藝術氛圍。即使嚴鳳英解放后的衣著﹑打扮非常樸實;為人處世十分謙和﹑低調,但在繪畫創作的處理上更多的要考慮到主體人物形象真﹑善﹑美高度濃縮的再創作,使畫面更加符合她作為一代藝術宗師的身份形象,也符合觀者心中所期望的仙女形象。所以原照片上的褲子改成了旗袍,再加上舞動的飄帶,這樣既符合當時的年代背景,也勾勒出了似仙女下凡飄飄灑灑戲的成分。在選用嚴鳳英頭像時,我選用了她二十幾歲時的甜美﹑樸實﹑正春風得意時的形象。那時的嚴鳳英早已是紅遍大江南北,一派大器早成,功成名就的最美形象。在畫面色調的搭配上則更趨向于大方穩重而不失清新﹑ 淡雅﹑ 明朗的基調,淡綠色白碎花的上衣映襯著領袖口的一抹鮮紅,既符合黃梅戲曲調優美的韻律美,也展現了大師最為鮮活的藝術生命力。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黃梅戲大師嚴鳳英(二)

    在內容和藝術形式的結合上,主要體現在立意和構圖上的形式美感上,就是把主體人物放在一個思維空間當中,這種思維空間是非真實的現實場景,但在這個思維空間中的主體人物與配景要使得他們相互聯系﹑相互融洽﹑虛實有度。在以表現主義手法為主的創作理念中,畫面就更具詩化和浪漫色彩。畫面采用了思維空間的構成模式和表現主義手法,使得主體人物、豐碑式的殘壁、黃山風景、漫天飄散的花瓣融為一體,形成了亦真亦幻﹑虛實結合的藝術形式美感。我想如果沒有了這些藝術上的形式美感,藝術內容就不可能得到真實的藝術表現了,當然就不可能有審美形象,也不可能有真正的藝術美,所以我覺得歷史的真實與藝術的真實,應把藝術的真實放在第一位,歷史的真實并非符合藝術的真實,歷史也不應是純客觀的歷史,而在藝術家心中,是用有限的空間去拓寬更大的藝術空間,這才符合藝術的真實性。當然從這里的藝術形式上說,感性大于理性,當藝術的感性形式諸因素把藝術內容恰當地、充分地、完美地表現出來,從而使欣賞者為整個藝術形象的美所吸引,而不再去注意形式美本身時,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形式美之所在。

掃一掃即加入《藝術鏡報》的微信平臺,分享更多精彩藝界動態。

點擊瀏覽下一頁

分享到:
Tags: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