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靜雅藝術網!
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收藏 >> 瀏覽文章

【《行·鏡》專欄】莫奈特展與中國大寫意

作者:王瑞 來源:靜雅藝術網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2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海,K11,莫奈特展,人潮沸涌。

    40幅莫奈真跡、莫奈生前所用的3件物品以及12幅其他印象派大師作品琳瑯滿目,印象的色彩、變形的風景、破碎的幻覺,小小的展廳里洋溢著令人窒息的巨大的美。

  “這幅巨大的作品,其不尋常的畫幅,足以與橘園的《大裝飾》媲美,莫奈當時正全心投入后者的創作。此作的色彩令人想起睡蓮系列,但其實二作完全不同。此作的藍色是天空的藍,并非水面的藍。1903年,莫奈種下了能夠沿著拱形花架攀爬的紫藤花,他們覆蓋住親水花園中的日本橋……由于描繪的景物不多,畫作留給天空很大一塊面積,產生了一種平靜的冥思,這無疑是一種被日本化了的面貌。長而窄的畫幅讓我們聯想到朝著橫向攤開的東方卷軸……”

點擊瀏覽下一頁
  
《紫藤》克勞德·莫奈

    語音講解器里這樣介紹這張三米長一米寬的巨幅《紫藤》。日本化不日本化暫且不議,筆者觀看這幅畫的第一印象就是:這不是中國的大寫意嗎?還是成就最高的大寫意花鳥!

    十九世紀七八十年代,被官方沙龍拒之門外的印象派們不斷舉辦旨在反對古典學派的展覽。在藝術理論上,印象派受到光學發展的啟發,強調對光的捕捉和表現,依據人眼對物體瞬間的直感作畫,重點表現光照下事物色彩的變幻,并且試圖用點來取代傳統的線面。

    印象派用新的視角和理論,反對學院派的因循守舊,主張藝術上的革新,使西方后來產生的各種繪畫得以從畫家和題材之間的既定束縛關系中解放出來,進而追求更深層次的情感和精神表現。而中國寫意畫經過唐宋的醞釀,在明清時代達到高峰。中國畫家通過酣暢淋漓的筆墨,把水墨大寫意推向了能夠強烈抒寫內心情感的至高境界。

    印象派看似隨意實則準確地抓住客體光色和形體精髓的手法,以及注重內心澎湃感情的抒發,造成的藝術效果卻和中國畫的寫意精神不謀而合。誠然,印象派渴望記錄自然瞬間給人的印象,特別是飛逝變幻的光色印象,這種出發點與講究意象造型,注重筆墨神韻,舍棄客體本色的中國寫意畫有本質的區別,但兩者均追求自然給人的主觀感受,忽視流變的外形,這種簡約疏放、直抒胸臆的審美精神是共通的。

  中國寫意,尤其是大寫意,最高的追求就是用極度簡單洗練的藝術語言,表達最豐富而深刻的意境。而印象派用筆上的凝練、造型上的夸張、表達上的詩性與中國的大寫意有異曲同工之妙。

點擊瀏覽下一頁
  
《挪威的科爾索斯峰》克勞德·莫奈

    同時展出的另外一幅《挪威的科爾索斯峰》,畫的是金字塔造型的“山水”,乍一看,“線條”、“留白”、“皴擦點染”,簡直就是中國的青綠山水。莫奈主張以“視覺視相”為核心,中國山水畫則以“視覺心相”為靈魂,但兩者共同追求主觀與客觀的高度統一。

    這是巧合亦是必然。

    眾人還在駐足在巨幅的《紫藤》下,議論紛紛。我想,也許莫奈以及印象派并沒有直接接觸中國大寫意,但莫奈對日本文化的精研勢必讓他間接受到中國寫意精神的影響。正如這幅畫里大塊留白的藍色天空,閃耀的是無限流動的空靈意蘊。


掃一掃即加入《藝術鏡報》的微信平臺,分享更多精彩藝界動態。

點擊瀏覽下一頁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