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展覽信息 >> 瀏覽文章

博特羅在中國開展:馬戲斗牛和胖子們

作者:佚名 來源:每日新報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06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跳舞的人們》

點擊瀏覽下一頁

《山間漫步》

點擊瀏覽下一頁

《高蹺小丑》

  國家博物館又請來了頂級大師,“博特羅在中國:費爾南多·博特羅作品展”是哥倫比亞藝術家費爾南多·博特羅首次在中國舉辦的大型回顧展。他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健在藝術家;他的作品曾在世界上一些最重要的博物館和其他場館展出,其中包括圣彼得堡的冬宮、佛羅倫薩的領主廣場等,他是唯一曾應邀在巴黎 香榭麗舍大街展出紀念雕塑作品的藝術家。本次展覽精選了藝術家20世紀70年代至今創作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共96件,展覽分為六個部分呈現,分別是:拉丁 美洲的生活、經典再現、靜物、斗牛、馬戲團、素描,借此更清晰地讓觀眾了解其作品在不同時期的重要主題,以展現博特羅的藝術歷程。

  用雙手去觸摸拉美生活 歲月痕跡生長在作品里

  雖然藝術家是屬于世界的,但是他的故鄉永遠是他藝術的搖籃。他的在展作品《山間漫步》《街》《園藝俱樂部》都是反映南美生活的創作。博特羅的藝術生涯起始于他的故鄉麥德林市。經過數年的努力和拼搏,他的藝術事業不僅延伸至哥倫比亞而且還擴展到整個拉丁美洲。

  “費爾南多·博特羅用自己的雙手去觸摸拉丁美洲的現實生活。在他那個時代,很多藝術家都對自己的故土和出身視而不見,而他卻選擇直面相對,并將此作為他藝術規劃中的中心議題。”

  博特羅曾說道:“正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非常拉丁美洲,而且很明顯我對我們自己的東西也非常感興趣,所以我作品的主題當然都是關于拉丁美洲的。在我的一生 中,我對前哥倫比亞風格藝術有著強烈的熱情,你們尤其可以在我的雕塑作品中看到這點:你們可以感受到我對秘魯、哥倫比亞以及墨西哥等藝術的濃厚興趣。所有 這些賦予了我不同于歐洲藝術家的靈魂。歐洲藝術家無法做我能做的事,同樣,我也無法完成歐洲藝術家能完成的事,因為在你身上已經烙下了你在自己國家生活過 的那些歲月的痕跡。”

  不令人發笑的小丑  斗牛有高貴的血統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麥德林小男孩,當博特羅想方設法攢夠 錢去買馬戲團的票時,他是如何場場不落地去看馬戲。現今他對孩提時代的懷舊之情因為創作意識而變得更加豐富了:透過藝術家的眼睛,他驚奇地看到這個神奇的 宇宙充滿了各種變化,迷人的演員和明亮的色調,它們都在同一個大帳篷底下構成了同一個空間。顯然,這是一個色彩和表現形式的大狂歡!

  “他的整套系列作品中最持久的成就之一就是觀眾欣賞畫作時產生的矛盾感情。因為畫面的場景十分歡快,甚至很有趣。然而它們并不搞笑。畫中人物的姿勢和表 情,包括那些小丑,并不令人發笑,而是傳遞了一種溫柔,一種鄉村馬戲團帶給人們的傷感的微笑。只有曾經居住過簡樸的社區、被剝奪過物質財富的人才知道娛樂 是稍縱即逝的,只發生在演出的間歇時間里。”博特羅曾說道:馬戲團里的豐富色彩讓你根本不需要運用自己的想象力,它們就在那里。當畫到別的題材時,你就不 得不動用自己的一點點想象力,但是在馬戲團里一切都是色彩。當然,你要畫得協調,色彩要運用恰當。

  在展的這個主題包含了大量的色彩和動作,對人體的態度也完全不同于其他任何職業:試想一下柔術演員和高空雜技演員還有在馬戲團里的表演完全跟常人不同。這一點非常重要。此外,馬戲團演員們都有詩一樣的人生哲學。同樣的主題也放生在他對斗牛這個主題的激情上。

  博特羅曾說道:“其實是這個主題本身給了自己被描繪的機會:有些題材包括大量的色彩、動作和獨特的空間等等。此外,斗牛本身充滿了戲劇和奇跡。在它背后 也有一個偉大的創作傳統:被大家所熟知的戈雅的作品,還有畢加索、馬奈的作品,甚至弗朗西斯·培根也曾畫過一兩幅關于斗牛的作品。以斗牛為主題的畫作是一 個高貴的傳統。不僅僅是在繪畫,文學等方面也是如此。所以,我理所當然地覺得斗牛值得我對它的熱愛,它也賦予了我創造出我自己版本的作品的可能性。”

  自如極端的體積感  他的世界充滿“胖子”

  他初期的油畫和素描作品靈感來自古斯塔夫·多雷的《神曲》版畫以及斗牛表演的海報。1951年,他在波哥大的雷歐·馬蒂茲畫廊舉辦了自己的首次作品展, 并于1952年獲得了波哥大“全國藝術家沙龍大賽”第二名。在獎金的資助下,他前往馬德里和佛羅倫薩游學,探索體量的應用和文藝復興時期畫家的視角。在整 個職業生涯中,他接觸了眾多的主題:靜物、拉美風情、斗牛、馬戲等。

  作為世界著名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具有鮮明的藝術語言特征,帶來了超強的視覺感染力:強烈的色彩、極端的體積感、自如的邊線擴展、形體比例上完全的自由。最有意思的是,他作品中的人物幾乎都是胖子。

  當有人問博特羅為什么要選擇胖子作為他作品的主要形象時,他回答說:“我畫的不是胖子,而是想通過現實題材來表達一種體積帶來的美感和塑性。藝術是變形和夸大的,跟胖子沒有關系。不只是人,我畫的動物、水果、樂器也都是脹鼓鼓的。”本版撰文 新報記者 回振巖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