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藝術金融 >> 瀏覽文章

藝術品股票”橫空出世誰是最后的“傻瓜”?

作者:佚名 來源:中華古玩網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7日 【字體:

在過去兩三年時間里,藝術品市場給人們帶來了無數的驚奇:持續飆升的價格、無比誘人的回報率、令人神往的財富神話……但同時也引發了無盡的遺憾:“億元時代”背景下,藝術品投資的門檻越來越高,于是有相當一部人被擋在了藝術品收藏和投資的門外,只有“眼饞”的份兒。

這一切當然逃不過資本市場的敏銳嗅覺,于是一系列“藝術金融產品”面世了:藝術品信托、藝術品基金、藝術品“股票”……這為更多的人提供了投資藝術品的機會。然而,當藝術遭遇金融究竟會發生什么呢?在中國,最會講故事、又最難說得清楚的行業有兩個:一個是證券,一個是古玩。當這兩者結合起來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藝術品股票”上演過山車

2010年下半年,深圳、上海、天津等地的文化藝術品交易所在“金融創新”的旗幟下,嘗試藝術品“權益拆分”以及“份額化”交易。今年1月26日,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以下簡稱“天津文交所”)推出的“藝術品份額化交易”產品正式上市,首次推出的是已故畫家白庚延的兩幅畫作《黃河咆哮》和《燕塞秋》。這兩幅作品分別估價600萬元和500萬元,發行價格均為每份1元人民幣,對應的投資份額為600萬份和500萬份。

所謂的“藝術品份額化交易”,也稱“藝術品權益拆分交易”,即把藝術品的所有權“切”成若干等份,投資者可以通過購買“份額”,來相應地獲取藝術品增值帶來的收益。同時,這些“份額”也可以在天津文交所的交易平臺上流通,投資者可以通過買賣差價,獲得額外的回報,業界也將這種產品稱之為“藝術品股票”。

天津文交所的這兩只“藝術品股票”一上市,就一鳴驚人。截至3月16日,發行價均為1元的《黃河咆哮》(20001)和《燕塞秋》(20002)分別收于17.16元和17.07元,不足兩月,漲幅超過1600%,價格達到發行價的17倍。

這兩幅原本估價分別為600萬元和500萬元的作品,“身價”立刻分別飆升至1.0296億元和8535萬元。

就在人們驚恐萬分又略帶艷羨地發出質疑聲的時候,在3月24日至4月1日首批藝術品“股票”,在短短7個交易日內又瘋狂暴跌,幅度超過三成。

至4月1日為止,《黃河咆哮》和《燕塞秋》的收盤價分別為12.36元和12.29元。短短7個交易日內的跌幅均接近三成。

根據4月1日天津文交所公布的交易數據,《黃河咆哮》一周成交額約為1.7億元,而《燕塞秋》一周成交額約為1.5億元。根據《黃河咆哮》和《燕塞秋》的發行量分別為600萬股和500萬股來計算,《黃河咆哮》和《燕塞秋》在短短7個交易日內分別損失市值2880萬元和2390萬元,截止本刊發稿前的4月1號止,總計蒸發市值超過5000萬元。

短短兩個月,令人嘆為觀止的數字魔術吸引了3萬多投資者爭相開戶,幾十億資金涌入,一度導致招商銀行的U盾供應告急。等到第二批7件書畫作品和一枚粉色鉆石這“新8股”在2月25日開始申購后,幾乎各地的投資者都在電腦前盯著能不能第一時間搶入,申購中簽率也迅速下降至2.251%~3.048%。

看不懂的游戲規則

大量社會資金的涌入使得藝術品“股票”不斷沖擊交易所最高漲幅的臨界點。瘋狂的炒作使得藝術品股票日漸遠離其自身藝術價值,風險越來越大。正當業界及媒體紛紛發出疑問:在這場瘋狂的資本游戲中,誰會成為“最后的接棒人”時,3月17日,天津文交所官方網站登出公告稱,即日起,編號20001的《黃河咆哮》與編號為20002的《燕塞秋》兩項上市藝術品實行特別停牌,復牌時間另行通知。

在《黃河咆哮》《燕塞秋》兩個品種特別停牌的前后,天津文交所連續發了三則開戶系統維護公告,不斷推遲暫停投資者新開戶申請,卻并沒有解釋清楚為何如此。由此引發了來自多方的質疑,對很多投資者而言,最令人反感的莫過于頻繁修改交易規則,卻事先不進行任何預警,搞得投資者手忙腳亂。媒體對此表示擔憂,這是不是反映其上市藝術品份額交易的倉促?跟成熟的股票上市制度相比較,后者有專業的會計師務所、投行、發審委等機構保駕護航,而天津文交所則只有一家從沒有任何藝術品發行代理經驗的公司負責相關工作,并且該公司的注冊地址也被質疑是虛假的。這種狀況如何能讓人放心?

在眾多投資者心目中,幾乎想當然地認為天津文交所既然名為交易所,肯定和上交所、深交所一樣,都是國有性質。但在媒體鍥而不舍的層層追蹤下,天津文交易所不但是私企控股,且存在虛假注資、注冊地造假等一系列令人震驚的真相。

根據工商局資料顯示,天津文交所一共有三大股東:第一大股東為天津濟川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認繳出資額4840萬元,實際出資額1694萬元;第二大股東為天津市泰運天成投資有限公司,認繳出資額3726萬元,實際出資額1304.1萬元;第三大股東為天津新金融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認繳出資額2030萬元,實際出資額710.5萬元。另外公司尚有5名自然人股東,其實際出資額均為認繳出資額的四分之一。換而言之,天津文交所名義注冊資本為1.35億元,實際注冊資本僅為4720.6萬元。

有的媒體則緊盯天津文交所背后兩大股東的身份。作為私營企業的股東,之前全無藝術品投資經驗,卻從房地產行業轉向藝術品份額交易領域,讓人不得不懷疑他們玩票的專業水準,其虛假的注冊地址,亦被媒體質疑為“影子公司”。

在股市,為了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避免大股東以圈錢為目的上市,規定大股東在上市3年以后才可以套現。而在天津文交所,藝術品持有人只需要短短6個月就可以套現了。另外,還有一點與股票市場不同,藝術品份額交易采取“T+0”的交易模式,當天買當天就可以賣,這無疑進一步加大了投資者的風險。

為什么是白庚延?

在天津文交所掛牌交易的兩批藝術品“股票”中,除了天然粉鉆外,其余作品無一例外全部出自一位名為白庚延的已故畫家手筆。

很多人不禁要問:“為什么只有白庚延的畫能上市?”

白庚延,1940年生于山東德州,1962年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后留校任教。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津中國書畫研究會會長,天津美術學院副教授等職務,2007年11月15日辭世。

在2010年中國嘉德春拍上,張大千晚年巨幅絹畫《愛痕湖》經過近60輪激烈叫價,以人民幣1.008億元的天價成交,這也是中國近現代書畫首次突破億元大關。而兩幅普普通通的白庚延作品,在短短兩個月的無聲交易中,以600萬元和500萬元起價,迅速被捧上了億元舞臺。而上述兩個交易品種中任何一個的市值,都已足夠買到齊白石、張大千、徐悲鴻等名家的一件或幾件精品畫作。

上市公司的股票價值是靠業績和利潤支撐,但書畫等藝術品的價值靠的是書畫家的知名度、藝術界的地位、作品的水平等因素,由于后者缺乏明確標準,在拍賣市場的價格就突顯一錘定音的效果。

那么過去數年,白庚延畫作在拍賣市場上的價格如何?根據雅昌藝術網歷年的成交記錄顯示,白庚延的676件總拍品中,除16件預展拍品外,已成交拍品338件,未成交拍品322件,流拍率達49%,總成交金額為21,794,454元。2003年至2010年,白庚延的大部分作品,拍賣價均在數千至數萬元之間。

2006年秋,白庚延一幅約4平方尺的作品《戈壁駝鈴》(67.5×67.5厘米)拍賣,成交價68200元,每平方尺約合16000元左右。

2007年秋拍,白庚延一幅約10.8平方尺的作品《巍巍太行》(106×111厘米)拍出14.56萬元,每平方尺約合13000元左右。

金融危機爆發后藝術品遭遇寒流,2010年3月,白庚延一幅約89平方尺的作品《黃河畔》(200×486厘米)在保利“無底價”拍賣,最終僅以11200元成交,每平方尺不足126元。

但令人感到蹊蹺的是,當年秋拍,白庚延的畫作竟然意外暴漲。其創作于2005年的一幅《千峰接云圖》(124×124厘米),在保利拍場以392萬元成交,約14平方尺,每平方尺約合28萬元,比上半年暴漲2000多倍,達到白庚延單品拍賣的頂峰。《巍巍太行》每平方尺價格也從1.3萬元上漲到18萬元。

緊接著,天津文交所就將其作品作為藝術品股票的份額標的推出。

直到今天,白庚作品的總價和每平尺單價,與以往相比,還是天各一方。

另外遭到業界質疑的還有:“即使真的看好白庚延的畫作,至少應該在他的畫之外,再選幾幅大師級畫作,讓市場自由選擇,自然就知道白庚延的畫是真不值錢,還是真值錢……”

這個道理也不難想明白,在某些藝術品操盤手的眼中,去市場上花巨資買幅真正的大師級作品,其行情既穩定又透明,這樣一來能有多大的暴利空間?

對此,業界名人郭慶祥先生表示:“近一兩年拍賣會上頻頻出現天價,我認為都是和未來藝術品上市有嫌疑,至少我們要懷疑,有人在提前把局做好,給外界一個錯覺,這個藝術品值多少錢了。”

在上市前,白庚延兩幅畫作,經過天津文交所指定的兩家機構鑒定后,《黃河咆嘯》(606×218厘米)確定價值600萬元,《燕塞秋》(503×192厘米)確定價值500萬元,這又比2010年秋拍更神話。

這兩家機構,分別為中華民間藏品鑒定委員會和文化部文化市場發展中心藝術品評估委員會。前者非官方鑒定機構,后者雖掛名文化部,但實際上已經在改制后歸屬中國動漫集團。

“就像我們收藏家找人鑒定,首先要把這個鑒定家給鑒定好!這位鑒定家,究竟是真是假,不管是吳冠中,還是李可染、傅抱石的畫,都可以看到20多年藝術品拍賣市場出來的價格每年增值了多少,但白庚延的畫完全看不到這個。光靠幾個莊家、操盤手,把一個因為便宜的畫家就炒上來,這是不長遠的。他的錢炒完了,也就意味著這個畫家完了,最后沒有接盤的,可憐的還是老百姓。”郭慶祥毫不客氣地抨擊了這種現像,并且尖銳地指出:“徐悲鴻、李可染、吳冠中的畫,在市場上都流動了這么多年了,誰也不敢預測10年以后什么價,何況一張"地方糧票",弄得比大師還大師!”

何去何從?各地文交所紛紛欲“試水”

雖然天津文交所本周一發布公告稱,為保障入市資金和藝術品的流通量平衡,確保市場平穩有序的發展,從3月28日起推遲開戶業務,恢復開戶業務的具體時間將另行通知。

分享到:
Tags:藝術品股票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