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藝術金融 >> 瀏覽文章

談藝術品金融化帶來的繁榮和隱憂

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文藝網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7日 【字體:

    根據歐洲美術基金會的相關統計數據,2010年,中國藝術原創作品和古董藝術品的交易總額為989億元,占全球市場份額的23%,上升至全球第二位,其中,拍賣市場更是跨越式增長。但繁榮的背后,中國藝術品市場存在的問題也日趨顯露。在日前舉行的文博會“藝術品交易產業分論壇”上,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余丁、中央財經大學文化創意研究院執行院長魏鵬舉、北京市文物公司總經理及中國拍賣行業協會文化藝術品拍賣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溫桂華、AMRC藝術市場分析研究中心研究部主管馬學東等多位業內人士,就當下藝術品市場發展的現狀,共同探討了應對藝術品金融化的新思路以及藝術品市場未來的發展趨勢。

    “錢流”帶來的繁榮

    “藝術品金融化”是當下業界反復提及的一個“熱詞”,然而,該如何定義“金融化”的概念?魏鵬舉認為,金融化是指金融市場、金融機構和金融業精英對經濟政策和經濟結果的影響力日益深化的過程,其具體表現在3個方面:經濟與金融互相滲透,密不可分;經濟關系日益金融化;社會資產日益金融化。他指出,藝術品本身具有一定的金融屬性,即稀缺性、增值性和流通性。

    “目前,藝術品已經‘被’成為新的金融工具,這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一方面,可以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文化精神需求。通過大量的金融資產,有更多的金融機構、更多從事金融業務的人開始做藝術品的投資。實際上這會促進整個市場的繁榮,這種繁榮從根本上來說,會滿足我們日益增長的文化藝術需求。另一方面,可以滿足社會資本的多元化投資需求,我們現在說藝術品投資市場存在很大泡沫的原因,就是因為目前中國可投資的領域太少了,太有局限。此外,也會更好地推動我國文化體制改革的深化,更好地推動我國文化強國建設目標的實現。”魏鵬舉說。

    馬學東則從另一角度分析了“錢流”帶來的影響。他回顧了近20年全球藝術市場的走勢,認為國際藝術品市場發展從19世紀至今經過了數次交易中心的轉換——由最早的倫敦到巴黎到紐約再到香港再到今天的北京,他表示,“藝術中心的轉換是經濟繁榮的結果,‘錢流’的走向決定了藝術品交易中心的轉換。”

    “中國已經融入了全球藝術市場的競爭。20年間,中國藝術品市場結構逐步完善,畫廊市場、拍賣市場、展會市場得到充分快速發展,藝術產業規模逐年擴大。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藝術品市場在2009年率先實現復蘇,并在2010年繼續成為全球藝術品市場的復蘇引擎,將全球藝術品交易中心由西方向東方的轉移變成了現實。可以看到,中國藝術品市場在全球范圍內的影響力和話語權正發生著根本性的變化,全球藝術市場也正在逐步走向多極化格局。”馬學東表示。

    繁榮背后有隱憂

    “目前,金融資本正在不斷涌入藝術品市場,表現在拍賣市場、畫廊市場的買賣交易,銀行、證劵公司發行的藝術品基金以及文化產權交易所的份額化交易等。可以看到,進來的錢非常多,而且都是快錢。伴隨著這些,當下藝術品市場也存在許多問題,比如二級市場的火爆與一級市場的倒掛所形成的格局,文交所的異常火爆,均是我們所要注意的現象。”余丁說。他表示,目前金融化給藝術品市場帶來的諸多問題亟須政府部門出臺相關的管理和扶植政策,以規范市場發展。

    “藝術不但沒有拯救金融,反而被‘招安’。”魏鵬舉用這樣一種玩笑的口吻來形容金融化給藝術品市場帶來的負面影響。他認為,伴隨著大量金融資本的涌入,藝術品市場正面臨著許多風險,金融機構日益成為市場主體,而原來的主體則被邊緣化。“首先是金融風險。藝術品金融化將導致文化藝術品市場受到整體經濟和金融機構的根本制約。金融機構的進入,使盤子大了,藝術品會一下子就被炒高炒低,很容易帶來巨大的金融風險。所以在中國,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成為整個藝術品交易主體的時候,國外卻有一些這樣的機構在退出。其次是市場風險。金融化使藝術品市場的長期效益迅速轉移到金融行業,也就是說藝術品市場的收益是一個長期的收益,但是金融化把長期收益壓縮在很短的時間內,提前透支,會破壞藝術品市場的生態環境,危及藝術品的創新與消費。第三是文化風險。文化產業金融化對文化藝術符號價值的透支,不僅無助于文化創新積淀,也容易導致背離文化藝術價值的衍生危機。”魏鵬舉說。

    溫桂華則就自己的從業經驗與當前國際國內的形式,進行了綜合性的分析。她表示,藝術品火熱的原因之一即是投資,因為股票、地產等投資市場低靡,使一些大的資金尋找出口。面對新的情況與挑戰,她認為,關鍵是“誠信”二字。“誠信是中國拍賣行業良性發展的重要因素。時下出現在拍賣中買家不付款等問題,其實質也是誠信的問題。”

    理性面對市場熱情

    談到當下藝術品市場的規范發展,余丁強調,市場的繁榮應放在第一的位置上,這對藝術品市場的良性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規范發展要建立在繁榮的基礎之上的,只有確保藝術品市場的繁榮,才能夠來談藝術品市場的規范問題。換句話說,我們今天之所以能夠來談規范,正是因為市場已經開始走向繁榮了。”他特別指出,在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過程當中,文交所應當作為一種制度上的創新,它的實質是鼓勵民營資本的進入。

    “藝術品金融化已經成為現實,而衡量是否要使用藝術品這一新的金融工具的瞄準線,就是是否有利于文化價值的實現與創造。”談到藝術品市場未來的發展方向,魏鵬舉表示。

    “首先要正本清源,發展基于文化立場的金融化。文化內容是產業影響價值的源頭,是根本,而金融是需要的,就像人的成長需要血液一樣,血液不生產營養,但是它會把營養配置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其次,要回歸到藝術市場,助推文化價值增值。什么時候、要不要使用金融工具,根本的一點是是否有利于文化價值的實現和創造。份額化交易很多,但對我們的藝術品創作從根本上是否會有真正的幫助?堅持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規律和自主性,這是如何使用金融工具的基礎條件。不是不發展,而是我們要基于我們自己的產業的立場,基于文化的立場,基于我們產業的規律。”魏鵬學說。

分享到:
Tags:藝術品金融化

文章評論


浙江6十1五等奖多少